“我与蚌博 有奖征文”(六)

2019-06-25 11:07:45


鼓钟将将,淮水汤汤。禹风淮韵,源远流长。

  坐落于龙子湖西侧市民广场蚌埠市博物馆,陈列着从史前三万年的西尤遗址到1911年津浦铁路开通直至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数万件藏品,自去年12月26日正式开馆以来,已吸引数十万市民前往参观,成为我市的文化新地标。透过一件件展品,我们仿佛看到了这块土地上史前以来的风云际会,仿佛触摸到7300年以来淮河流域文明传承的脉络。

  日前再传喜讯,蚌埠市博物馆新馆开馆位列“2015安徽省辖市最具影响力十件大事”。为让广大市民更好地了解市博物馆,更好地了解蚌埠的历史文化和发展演变轨迹,在今年5月18日,第40个国际博物馆日到来之际,市博物馆和蚌埠日报社联合举办“我与蚌博”有奖征文活动,希望广大市民积极参与,踊跃投稿,写出您的所观所思所感。

  征文要求:紧紧围绕“我与蚌博”这一主题,或讲述自己与市博物馆的故事,或描写参观市博物馆的感悟,或阐释自己工作生活中与博物馆有关的所思所想。作品须是原创作品,主题积极向上,严禁抄袭。字数以千字为宜,题材、风格不限。我们将择优在《蚌埠日报》“小南山”版刊发。来稿请发送至电子邮箱:bbrbcb@163.com。请注明“我与蚌博征文”字样。

  本次有奖征文活动自2016年5月始,至12月底止。征文活动结束后。将评出一、二、三等奖和优秀奖若干名,颁发奖金和证书。

  蚌埠市博物馆

       蚌埠日报社

  2016年5月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爷爷总爱带我去逛博物馆。懵懂无知的我对那里的一切都感到新奇,小心翼翼地看着展柜里的“宝贝”,连呼吸都变得很轻,那是一种难以名状的肃然起敬。
   慢慢的,我养成了习惯,虽然长大了,学业重了,只要有空闲时间,我也会约着朋友一起去博物馆看看。从最初的一群小朋友,逐渐变成了一个人。我学会了享受安静,享受欣赏美时的那种孤独。这是属于我们的独处时间,静静地与文物待在一起,没有喧嚣打扰。
   有一个展柜,每次路过我都忍不住驻足观看。那是一张元代青花瓷罐的照片。散发着神秘的美丽。照片一直挂在那里,但是始终无法一睹他的真容。询问工作人员得知,这件是蚌埠市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之一,由于当时展馆条件有限所以没有展出过。静静地端详着这张照片,我总会想着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
   或许,我真的和文物有缘。毕业于旅游专业的我,怀抱着对文物的热爱,报考了博物馆讲解员的岗位,十分幸运,我被录取了。狂欢的同时,我突然想起了那件永远存在在照片上的元青花。我的脑子砰的一下炸开了,——— 我终于可以见到我心中的他了。
   到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我与他初见的场景。在库房的操作桌上,他静静地站着,散着朦胧的光,像一位谦谦君子,美得耀眼夺目。玻璃质感般的胎体上,泛着微微的灰青色,有一种“清水出芙蓉”的美感。如烟雨缠绵般的线条勾勒出了他的容貌。侧锋勾勒的玄青色牡丹如回眸一顾的笑颜,含蓄美丽。看似简单的白地蓝花,明净素雅,浓淡相宜。细细看着这些精美的青花纹饰,看似随心所欲、层次繁复,却又处理得当、主次分明,没有半分琐碎和堆砌之感。
   我沉醉了,醉在那浑然天成、相得益彰的和谐之美里。元青花缠枝牡丹纹兽耳盖罐,我记住了你的真名。你的拥有者,是元末农民起义军的名将、明朝著名的开国元勋、抗倭英雄——— 汤和。
   作为一名讲解员,我迫不及待地查阅了所有能搜集到的元青花的资料,我要认识你,我想了解你。我要把我熟悉的你,和你的一切,告诉给每一个看到你的观众。一种前所未有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油然而生,我要让大家都爱上你,爱上历史文化,爱上我们的博物馆。
   我们的新博物馆在2015年12月26日正式开馆,元青花也在展厅里找到了他的归属。每次看到大家好奇却又茫然不解的样子,我耐心地讲述着他们所不知道的你的美丽,——— 我的内心无比满足,我爱上了这份工作。
   不知不觉来到蚌埠市博物馆工作已经2年了。我从一个对文博知识了解甚少的门外汉,变成了一个痴迷于各种饱经沧桑、古朴雅致的文物狂热爱好者。但是,在我心底的最深处,还是你——— 元青花缠枝牡丹纹兽耳盖罐。你的美,是莲之清幽,是流之异彩,是花之绚丽,是陶之古韵。
   请来我们的博物馆,让我陪伴您,一起感受中国传统工艺的独具匠心,将这素雅高贵的传世之美永远定格,让这无可替代的青花之美永不褪色。
   作者单位:市博物馆

 

 说起博物馆,相信大家都对它非常熟悉吧。在我的眼里,除了工作、生活之外,博物馆就是另一个学习知识的好地方。
   博物馆一词,源于希腊文缪斯庵,原意为祭祀缪斯的地方。在新华词典里的解释就是:征集、收藏、陈列和研究代表自然和人类的实物并为公众提供知识、教育和欣赏的文化教育机构。
   一座城市的博物馆,是这座城市保存记忆的地方。蚌埠市博物馆,怀抱着蚌埠的过往。这是座有生命、有故事、有沉淀的博物馆,透过一件件展品,我们仿佛看到了这块皖北土地上史前以来的风云际会,仿佛触摸到7300年以来淮河流域文明传承的脉络。在市博物馆中,你可以获取无数你在其他地方得不到的知识,也可以看到你在其他地方看不到的东西,通过在市博物馆参观学习,你会了解蚌埠市过去的历史。
   小时候因为家住太平街,老博物馆门前的带着青天白日徽的青石堆,和它后面的南山公园,是我们小伙伴的乐园,父亲常常带我去看博物馆的展出,徐悲鸿、潘玉良画展,尤其对《收租院》印象深刻,这也为我走上美术的道路打下了基础。长大以后才晓得,《收租院》采用中国古代民间庙宇泥塑的传统方法,人物结构则运用西方写实雕塑的手法,它是中国传统民间塑像手法与现代雕塑方法相结合的典范,从而取得了雅俗共赏的艺术效果。是政治与艺术结合的范例,是特定时期的政治色彩造就了《收租院》,至今还记得当年的解说词“四方土地都姓刘,千家万户血泪仇!”在市博物馆里,我认识了廖静文、高泉、王吉怀、阚绪杭、辛礼学等老师,并当面谛听教诲。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做好学问,二者要有一个完美的结合,不然的话,凭空想象的语言很难有说服力。相反,没有发现的能力,没有总结的能力,实践就会停留在一个初级的阶段,从上世纪70年代就到汤和墓去玩,崇拜抗倭英雄汤和,使我爱上了明文化,北京、福建宁德、湖北钟祥、江苏盱眙,都留下我的脚印,为撰写《明帝陵石雕艺术》打下了基础。
   蚌埠双墩1号墓随葬每位妇女身体旁边,都放置一把青铜小刀,有的还带有陶片,做磨刀石用,这些小刀是干什么用的呢。这是古代妇女化妆用的妆刀。在阚绪杭、辛礼学老师的指导下,拙文《古代妆刀艺术历史小考——— 以蚌埠双墩1号墓出土青铜小刀为实证》发表于《文史博览》,并被收录于《淮河文化与皖北振兴“第6届淮河文化研讨会”论文选编》(合肥工业大学出版社)、《钟离君柏墓》(文物出版社),并且得到上海复旦大学葛剑雄教授的肯定。
   博物馆与我的关系,就是一个最值得我信赖的朋友,它能随时随刻帮我补充身体里所缺的“营养”——— 知识。你不需要在乎地点,也不需要在乎时间,只要你需要它,它就会无私地把你要的东西都给你。蚌埠市博物馆2015年12月26日正式开馆,我有幸成为一名志愿者,有位哲人说过,人生苦短,当全力以赴。我说,作为一名志愿者,当全力以赴。
   愿市博物馆的明天更美好!
   作者单位: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