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蚌博 有奖征文”(五)

2019-06-25 11:02:15

鼓钟将将,淮水汤汤。禹风淮韵,源远流长。

  坐落于龙子湖西侧市民广场蚌埠市博物馆,陈列着从史前三万年的西尤遗址到1911年津浦铁路开通直至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数万件藏品,自去年12月26日正式开馆以来,已吸引数十万市民前往参观,成为我市的文化新地标。透过一件件展品,我们仿佛看到了这块土地上史前以来的风云际会,仿佛触摸到7300年以来淮河流域文明传承的脉络。

  日前再传喜讯,蚌埠市博物馆新馆开馆位列“2015安徽省辖市最具影响力十件大事”。为让广大市民更好地了解市博物馆,更好地了解蚌埠的历史文化和发展演变轨迹,在今年5月18日,第40个国际博物馆日到来之际,市博物馆和蚌埠日报社联合举办“我与蚌博”有奖征文活动,希望广大市民积极参与,踊跃投稿,写出您的所观所思所感。

  征文要求:紧紧围绕“我与蚌博”这一主题,或讲述自己与市博物馆的故事,或描写参观市博物馆的感悟,或阐释自己工作生活中与博物馆有关的所思所想。作品须是原创作品,主题积极向上,严禁抄袭。字数以千字为宜,题材、风格不限。我们将择优在《蚌埠日报》“小南山”版刊发。来稿请发送至电子邮箱:bbrbcb@163.com。请注明“我与蚌博征文”字样。

  本次有奖征文活动自2016年5月始,至12月底止。征文活动结束后。将评出一、二、三等奖和优秀奖若干名,颁发奖金和证书。

  蚌埠市博物馆

       蚌埠日报社

  2016年5月


     

每当我步入蚌埠博物馆古代文明展厅,总看到观众喜欢围在双墩陶塑纹面人头像的展柜旁。红褐色的头像,在射灯下,掺入陶土中的云母片,银光闪闪。突出的眉弓,宛若两道月牙,罩着一双充满稚气眼睛。蒜头鼻下,小嘴微笑,椭圆形的脸颊,各有五颗戳印连成斜线,把它装饰得美丽动人,以致让人分不清它究竟是男生还是女生?当讲解员说到,它是距今7000年左右蚌埠双墩出土的文物时,观众都不禁发出赞叹不已的嘘嘘声。随后,又有人忍不住地问道,这是真的吗?
   这不是复制品,它就是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的蚌埠双墩新石器时代的陶塑纹面人头像!讲解员的声音,深深震撼着每一位观众的心灵。
   能从容地欣赏这尊陶塑人头像,真是博物馆给我们的精神享受。我从《古代人物图像资料》看到,同时期出土的陶塑头像,多达近20个,大多分布在甘肃、陕西、青海、河南、山东,那些头像的风格古拙而朴实,但刻划粗陋,线条生硬,五官位置欠妥,有的只是意象性的人面。而双墩陶塑纹面人头像,面容宽阔大气,又有流畅的曲线,也许这是较早融合了南北方审美意识的结果。如此鲜明的地域特色,证实着双墩先民在淮水之畔,至少生活了数百年,才可能形成自己的审美观。它反映了淮河中游地区新石器时期自身文化的典型特征。

   

这尊被学术界视为中国美术考古史上有重要意义的文物,首先证实了双墩人对自身形体结构已有较为科学的认识。它那丰满的脸形,显现着额顶、眉骨,两侧颏角和中间的颌底。从侧面看,眉骨突出,鼻尖隆起,嘴唇下方还有隆起的颌肌,面部十分生动。带有穿孔的右耳,恰好在眉至鼻底的合理位置。两只不太大的眼睛,分布得体。夸张的两道眉弓弧线,覆盖着整个面容,宽广的眉宇,向上扬起的眼睑,神气十足;小巧的嘴巴,微微张开了笑口。鼻翼两侧对称分布的戳印点纹,契合了微笑时鼻唇之间的沟痕。仅有儿童拳头那么大的陶塑人头像,采用写实与夸张的手法,形神兼备,风格奇异。
   陶塑头像的纹面装饰,是双墩人对原始信仰的艺术表现。眉弓上的同心圆雕题,可能是氐族人“黥额为天”的习俗之源,之后又演绎出童男可开“通天之眼”的传说。古人最早的戳印,是表示某种物证或身份的符号。将戳印点纹称分布排列在陶塑头像的脸颊上,变成了纹面装饰的艺术。迄今为止,它还是雕题和纹面艺术最早的实物证例,让现代人真实地感受到了“文明原自石头始,艺术更从陶器来”。
   陶塑头像是一尊圆塑,它不需要浮雕那样的透视。欣赏者稍动脚步,它就会出现移身换影的模样,平添几分神奇的感觉。它的眼球位置略带俯视,推断创作者是将它安放在成人视线之上的高度,让先民们怀着神圣感,与它进行心灵上的勾通。
   此前没有更多的人能够目睹这件珍贵的文物,对含着微笑的陶塑纹面人头像,曾臆想为“朦胧爱情”中的成年。通览双墩文物之后,特别是看到那几件带有生殖崇拜意象的器物,才知道那是一种误读,明白了当年专家们把陶塑头像确定为儿童的理由。原始社会的先民,由于当时的生存环境与条件,一般寿命都很短。人口的繁殖是决定部落存亡的关键。由生殖崇拜衍生出对生命敬畏,儿童的健康成长,自然是人口兴旺,部落强盛的象征。淮河之畔的双墩文明,正是通过这尊陶塑纹面人头像,显示着旺盛而强大的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