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蚌博 有奖征文”(一 )

2019-06-25 10:50:10



      鼓钟将将,淮水汤汤。禹风淮韵,源远流长。

   坐落于龙子湖西侧市民广场蚌埠市博物馆,陈列着从史前三万年的西尤遗址到1911年津浦铁路开通直至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数万件藏品,自去年12月26日正式开馆以来,已吸引数十万市民前往参观,成为我市的文化新地标。透过一件件展品,我们仿佛看到了这块土地上史前以来的风云际会,仿佛触摸到7300年以来淮河流域文明传承的脉络。

   日前再传喜讯,蚌埠市博物馆新馆开馆位列“2015安徽省辖市最具影响力十件大事”。为让广大市民更好地了解市博物馆,更好地了解蚌埠的历史文化和发展演变轨迹,在今年5月18日,第40个国际博物馆日到来之际,市博物馆和蚌埠日报社联合举办“我与蚌博”有奖征文活动,希望广大市民积极参与,踊跃投稿,写出您的所观所思所感。

   征文要求:紧紧围绕“我与蚌博”这一主题,或讲述自己与市博物馆的故事,或描写参观市博物馆的感悟,或阐释自己工作生活中与博物馆有关的所思所想。作品须是原创作品,主题积极向上,严禁抄袭。字数以千字为宜,题材、风格不限。我们将择优在《蚌埠日报》“小南山”版刊发。来稿请发送至电子邮箱:bbrbcb@163.com。请注明“我与蚌博征文”字样。

   本次有奖征文活动自2016年5月始,至12月底止。征文活动结束后。将评出一、二、三等奖和优秀奖若干名,颁发奖金和证书。

  蚌埠市博物馆

        蚌埠日报社

  2016年5月 


    春节从苏州回到蚌埠,老友郭学东先生陪我参观了新建成的蚌埠市博物馆,又赠送了他的新书:《蚌埠城市史话》。蚌埠是一座新城,仅有百年历史。建市不长,积淀有限,史书近无。城市建设的日新月异,又消失了不少旧东西,何来“博物”?参观之后,这种先见,逐渐淡去,脑海留下的,都是馆内的生动“景象”。有三点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第一,繁华街道的大景观。二马路是老蚌埠的商业龙脉,从建国初期,一直到改革开放之初,二马路都是繁华蚌埠的形象代表。由于铁路运输发达,它能够诱惑上海的列车员到蚌埠采购小商品和农副产品。下放到蚌埠地区的上海知青,都是有福之人,他们总能从蚌埠带回令南方人艳羡的,而且又是全国紧俏的农副产品。刚时兴市场经济的时候,蚌埠二马路的热闹堪比民国蚌埠的繁华景象。二马路对许多蚌埠人,也是一个抹不去的人生记忆。我曾写过关于二马路的文章,回忆童年时逛二马路的喜悦心情。没想到在新博物馆里,已经拆除的二马路,如今又回到了展览大厅。尽管只呈现二马路西段(从维多利亚影院向西)的部分街景,但依然让人感到亲切,我把它看成是博物馆的精华。

   第二,民国建筑的写真再现。还原街道,要有建筑,这是博物馆布展的最大难题。由于现有的民国建筑所剩无几,可供参考的样本有限。好在现当代展馆的主创者之一郭学东先生,历年悉心收集许多史料,包括实物样本、街道建筑影像,这就为展览的视觉设计、实景与实物的陈列提供了一条捷径。郭先生对我说,你拍的二马路拆除时的照片,我都收藏了,可见他是个有心的学者。这些第一手资料的收藏与积累,为蚌埠新博物馆的布展,提供了有价值的历史参照。以这种严谨的学术态度来布展,能够保证蚌埠新博物馆的品质。

   第三,历史细节的实物印证。在史书里,文字由人撰写,真理与谎言,真实与想像,有时候是分不清的。但博物馆不行,它要靠“实物”反映历史,“任意涂抹”的可能性不大。在蚌埠新博物馆,也是用一件件文物和实物,在替蚌埠历史说话。观看“二马路”街景的时候,我们看到了篾匠街的篾匠店。据说里面的竹具竹器,都是由在世的老篾匠们亲手制作而成(如果电视台将他们的手艺录制下来,也是一段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影像史料)。在“东海烟厂”的历史展区,各种品牌的老卷烟陈列柜中,能够勾起人们的生活记忆。此外还有蚌埠生产的各种电器、自行车、手表,甚至包括卷烟机、机床和空气压缩机,都能令人回味。旧报纸上的广告,据说让参观的老人们兴奋不已,他们会争先恐后讲起自己当年的工作情景。最让人留恋、也最能调动人们情感的展区,是那些不同时代的家具陈列。尽管现在看来简陋,但它们记录着几代蚌埠人的生活时尚,印证着前辈们所追逐的时代潮流……

   走出蚌埠新博物馆,想了很多。对于一个缺少历史熏陶的年轻城市来说,新博物馆的建成,可以让人们铭记历史的重要性,强化我们尊重历史的应有态度。蚌埠建市不过百年,它没有历史负担,但也容易肤浅。一座城市的发展,既要给人们提供一个现代化的物质家园,更要为人们提供一个可供回忆、寄托和研究的精神家园。新建的蚌埠市博物馆,能承担部分这种功能。希望通过多年的完善,它会成为老蚌埠的一个永久的历史缩影,蚌埠人一生迷恋的精神栖息地。